首頁 > 愛情故事 > 校園愛情故事 > 傷感校園故事-黑名單里,有我們互相說過的晚安

傷感校園故事-黑名單里,有我們互相說過的晚安

  • 來源:網絡
  • 發布時間:2017-06-29
  • 閱讀:503

又一次把葉誠拉入黑名單之后,我沒有哭。

我知道我們再也回不去。就像那年中山公園里落在地上的彩色泡泡,零碎分離。

―1―

我和葉誠是在步行街發傳單時認識的。

大一下學期,學校課程安排的不多,專業課也少,為了攢夠錢買一個單反,我毅然決然的決定頂著烈日去發廣告單。

學校貼吧里全是這類消息。

隨便點開一個帖子就問:一天多少錢啊?

“一天100,六個小時。”

很快就有人回復了我。

“時間地點具體在哪兒?”

“周六,XX大道的步行街。”

如果當時我多看幾眼,我就會注意到那個回復我的ID頭像是一個男生的自拍。

你們不用猜了,那個人就是葉誠。

只是我忽略了這一點,腦子光想著怎么去迅速把單子發完掙到錢,記下了他的聯系方式,告訴他我叫什么名字,然后就撤了。

唯獨沒注意他是誰。

所以當一個男生一手抱著傳單一手拿著一瓶礦泉水走到我面前要遞給我時,我懵了。

“同學,我認識你嗎?”

“以后就認識了,夏雪同學。這是今天你要發完的傳單。”

“這么多?怎么可能發完。”我目光放在那一沓厚厚的紙上,脫口而出就是不滿。

“還沒發怎么就知道發不完?'這么沒有自信。”

對于身為天蝎座的我來說,用激將法一定是百發百中,那天的步行街大道上,很多人都能看到一個扎著馬尾的女生來回的吆喝,像極了菜市場買菜的小販。

“有點囂張”是我留給葉誠的初次印象。

―2―

夏天的風吹過街道,暮色降臨,連這個喧鬧的城市都變得有點安靜。

那天順利“下班”后,葉誠跑過來對我說:看不出來,你還挺厲害啊。

我甩了一下馬尾辮得瑟的說“你只要不刺激我,什么都好說。”

“呵呵,咱倆加個微信吧,找你也方便。”葉誠并沒有什么多余的話,只是把手機上的二維碼點開遞給了我。

一起坐地鐵回學校,途中我因為太累幾乎沒有睜眼,因為有葉誠在,我知道我不會坐過站。

大概對他的信賴就是從那一刻開始的吧!

記得誰寫過:加好友是兩個人故事的開始。好像我和葉誠之間就是這么開始的。

他給我發的第一條信息是:第一天發傳單會很累,早點睡,晚安。

我沒有回。

剛習慣大學生活的我那時還不太想有一份情感約束著我,為了不要結束,我內心是拒絕任何形式的開始。

但我沒有想過葉誠看似恐怖的“堅持”。

他每天都會給我發幾句話,無論是什么內容,反正最后兩個字都是“晚安。”

第二周一早見面,他剛把新的傳單遞給我,我扭頭就朝前走了幾步都開始對著人群發,理都沒理他。

依舊是一起回學校,途中無交流,出地鐵口時他才說:夏雪,你對我有什么不滿,可以直接說?

“有嗎?”

“你看看你自己的表情都能凍死北極熊了。”

“哦,那可能是我出門忘照鏡子。”我感覺我說話莫名的都有點陰陽怪氣了。

“不能好好聊個天嗎?”

“行,聊吧。”我把背的布包往地上一攤,直接坐了上去。葉誠挨著我也坐下了,馬路邊上,我們開始了很認真的第一次聊天。

內容我已記不清,唯獨記得他說了一句:夏雪,我真的挺喜歡你的,不開玩笑。

―3―

分手時,我沒鬧,只是坐在宿舍一直掉眼淚。

我承認我是放不下,畢竟耗費掉整個大學的時間,葉誠這個人都已成了我人生的一部分。

和葉誠在一起后,我們依舊是每周六去發傳單,只不過多了幾項活動。

會牽手去中山公園看一看湖心亭的天鵝,會找個長椅坐下來聊一聊最近想去哪個地方旅游,會找一家路邊小店吃一份大碗的牛肉面,他不能吃辣,我就隨著他只加蔥花。

單反到手的時候,我用它給葉誠拍了一張照片,一直存在電腦里。

他陪我去過最多的地方就是北京,因為我喜歡,武昌到北京西的那輛z202,我兩不知坐過多少次。

最后一次一起去北京是戀愛三周年的時候。

葉誠買了高鐵票。票價:520.5

他說:總不能一直讓你這么辛苦。

假如當時我能看到他的目光,我不會答應他給我的這最后的禮物。

那是一場畢業旅行,回來后不到兩個月我們就分手了,像是一直堆積的問題轟然爆發,又像是沉默中失去了最初的簡單,他想要留在武漢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我想要考研學校都選好了,在北京。

分手分的無聲無息,就像決定在一起時那般隨意。

我們誰也不愿意為對方放棄自己對未來生活的理想,分開像是潛在的綠芽終于開出了花。

花開兩朵,各安一方。

聽他說完最后一句“晚安”,我把他拉進了黑名單。

―4―

畢業一年了,我們分手也一年了。

葉誠有過新的女朋友,又分手了。

我過得挺好挺充實,一直忙著研究生學業,有時候想想,他好像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當初的美好或揪心的回憶吧~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我很喜歡這里車水馬龍的鬧市,熙熙攘攘的商場,玲瑯滿目的展覽。每次經過拉面館的門口,我總是看著里面的空座位挪不開腳步。

我一個人去電影院,一群陌生人坐在我的身旁,我和她們一起看著別人的故事。笑或哭都盡情揮灑。

前幾天收到新添加好友的消息,備注是:我在北京。

是葉誠。

我點擊了同意,我想他還句話沒和我說。

很快他發來了一句:再見。

這一年多的心思糾纏和回憶糾葛,永遠有了圓滿。

突然想起畢業的時候,全班人一起吃散伙飯,來了5個家屬(班里女同學的男朋友...)

所有人好像都喝醉了,一個個互相抱著哭,班長招呼大家:“來來來!大家合張影!十年以后等你們結婚了再拿出來看!”

幸好有人說了句.“全班人先照一個!一會兒男朋友們再進來照哈!”

真感謝那個人,現在我可以選擇性忽略那一張照片。

因為我也是其中一個。

單是想到那一天葉誠摟著我肩一臉人生圓滿的笑容,我就控制不住的想哭,那是他最后對我的縱容,成全了我在眾人面前的虛榮。

而今我看著黑名單里的那個名字,想著他曾和我說過的晚安,默默的說了聲:再見。

再見。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福建体彩36选7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