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友情文章 > 友情故事 > 讓它來牽引你的夢

讓它來牽引你的夢

  • 來源:本站整理
  • 發布時間:2009-04-17
  • 閱讀:421

許峰在夜半時分打來電話,聲音中是掩不住的激動和喜悅:樂樂,你22:00上網,進入我們的x視在線,點擊晚間播報,你就能看見我了。

我睡意全無,興奮地對著電話大叫,真的嗎,是真的嗎?

許峰在那邊矜持一笑,真的真的,美夢終于被我追到。

6年前,我和許峰相識于中考錄取到的同一所專校。那是一所全國有名的鐵路專校,同學們來自于祖國的五湖四海。許峰的家在長白山附近,山上長滿樟子松、白樺、闊葉林。他本人倒是白白凈凈,像個城里孩子。我們同時報名進入學生社團廣播站,許峰是主持人,我做編輯。

搭檔不久,我就發現了許峰的與眾不同和他頑強的性格。他選的是一檔自采自編的參與性欄目。這檔叫做“黑眼睛”的節目自成風格,涌動著一股美麗曼妙又快樂達觀的青春氣息。許峰只用一首歌曲做版頭,就是羅大佑的《追夢人》,開頭一句飛揚動人:讓青春吹動了你的長發,讓它牽引你的夢……許峰在歌聲中對著想像中的青春和校園抒懷,也會每次念幾則同學的留言,解一解他們思鄉的困惑和他們在這座陌生城市遇到的煩惱。同學們都把許峰當朋友,沒多久“黑眼睛”便深入人心。

不知為什么校領導就是不喜歡這個節目,可還沒來得及命令撤掉,許峰就用更驚人的壯舉證明了這檔廣播毋庸置疑的存在價值。美國轟炸我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時,附近的工大學生浩浩蕩蕩的大游行,許峰不但加入其中,還帶了個小收錄機把現場大學生的憤怒和慷慨激昂的宣言錄音后帶回廣播站,在他的節目中向全校師生播放,在我們小小的學校掀起關注這一國家時事的熱血大討論。許峰在校三年,這個節目始終久盛不衰。

近距離的接觸使我了解到這個男孩鮮為人知的一面。他從來都是一等獎學金的得主,沒上大學是他最大的遺憾,他在離開話筒時話并不多,臉上交織著同齡男孩少有的憂郁和自信。他說你知道嗎,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當一名主持人。說這話時許峰一雙眼睛晶晶亮亮,閃動著堅定勇敢的光芒。他還說,我最喜歡羅大佑的《追夢人》了,讓青春吹動了你的長發讓它牽引你的夢,不知不覺這城市的歷史已記取了你的笑容。紅紅心中藍藍的天是個生命的開始,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獨眠的日子。

了解了這些,當得知他在2001年畢業時拒絕了學校的定向分配而選擇留在這座城市繼續追尋自己的夢想時,我便并未感到奇怪。主持人之夢牽引著他,許峰租了一間房子,報了電臺的普通話培訓班,并且捧回一摞子高考教材,他要參加次年的成人高考,他要上一回大學。于是,輔導班和租住的房子那半個城市的距離之間,許峰度過了一段奔波勞碌臥薪嘗膽的艱苦時光。

2002年秋,許峰考取浙江廣播學院新聞播音專業,即將告別家鄉。我把一本劉墉的《超越自我》和羅大佑的CD細細包好,帶著這份禮物送他踏上南下求學的列車。站臺上這個追夢的男孩一臉陽光燦爛的笑容,他握住了我的手,祝福我吧樂樂,我將一路漂泊而去,直到追到我心中的夢想。

我們通過電話和E-mail交換著彼此正在經歷的世界。進了浙廣許峰才知道,那里的同學好些都有在電視臺工作的歷史,他們或是為了鍍金或是為了修煉自己來到浙廣,很少許峰這樣白紙一張剛入門的學生。于是許峰把自己打回原形,重新像一個小學生一樣,貪婪地從這所名校出色的專業課和身邊的老生身上汲取著新聞播音人所必需的實戰經驗和理論精華,同時也不錯過每一個參觀學習的實踐機會。所以,在去年初分配實習名額時,許峰被幸運地分到上海一家內部電視臺,逐步的開始向自己最真實的夢想靠攏。

上海這家電視臺很清閑也很看好他,同時開出的留用待遇也是誘人的:給編,解決戶口,還有每月幾千塊的薪水。許峰不可能不動心,上海曾經遙不可及只是個夢中的繁華大都市,如今這座城市居然紆尊降貴以這么慷慨的胸懷來接受他,他又怎能不怦然心動?所以當臺里表示出了留用他的意向時,許峰欣然允命。他也沒想到,自己這么快這么輕松就駛進了自己理想的碼頭,他完全沒有進人鐘愛的人生角色的感覺。那顆一直漂泊著的心許是慣性使然,竟是遲遲不肯合作的放下。

于是在一個深夜他撥通了他的北方家里的我的電話,接起電話我就先聽到了他一聲低低的嘆息。這幾年來,許峰并不是常常跟家人電話訴衷腸的,追夢的專一執著使他不習慣于花太多的時間矯情的傾訴思鄉之苦和漂泊的艱辛。可他碰到了難題,他想離開上海,我問為什么,他說,上海太安逸。我說那你想要什么,他沉吟著說,乘風破浪,然后享受成功波瀾壯闊到來時的快感。我問那現在有這樣的艦船讓你起航嗎,他說有,福建一家電視臺拋來繡球,我不知道該不該要。我在電話這邊笑笑,你當然會要。你打來電話只是想多一個支持的聲音給你力量。

于是許峰放棄了上海的安逸割舍了它誘人的待遇,又一路追夢來到福建。進了福建這家電視臺,許峰樂了,這里才有他想要的。快節奏,高效率,你追我趕,精益求精。許峰又一次把自己放逐到真空狀態,放逐到起點。為一句話要NG好幾次,為一個眼神要琢磨大半天,為一個字的讀法要問遍臺里所有的前輩,經過這些打磨再重新坐到攝像機前時,感覺就不一樣了,許峰認為,這一刻的自己呈現給觀眾的東西是最真實的,最有價值的。

我問許峰,現在還聽羅大佑的《追夢人》嗎?許峰說當然聽,最愛開頭那句了,讓青春吹動你的長發,讓它牽引你的夢。我說恭喜你啊,終于追到夢想的終點了,許峰在電話那邊停頓了一下,禮貌地糾正我,樂樂,可不可以這樣說,我的夢想只是剛剛開始。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福建体彩36选7浙江